Maclean is now another ORACLE ACE Director

https://apex.oracle.com/pls/apex/f?p=19297:4:9567174845042::NO:4:P4_ID:8320

 

谢谢!感谢oracle中国,感谢上海oracle用户组的小伙伴提名。也许maclean( 刘相兵)不是世界上最年轻的Oracle ACE技术总监Director,也许maclean没有去到最初打算去的地方,但感觉告诉自己我在去我想到的地方的路上。

Screenshot 2016-01-14 23.23.29

OOW Oracle Open World 2015 Keynote Agenda #OOW2015#

OOW Oracle Open World 2015 #OOW2015#

Sunday, October 25

下午5:00 – 7:00至下午Moscone North, Hall D

集成的云应用和云平台服务

甲骨文公司比任何其他云服务供应商拥有更多的云应用程序,平台和基础设施服务,它有唯一的真正集成的云堆栈。拉里·埃里森将发布一系列新产品,并突出为什么集成云将带给客户最具创新性和成本效益的好处。

拉里·埃里森

执行主席兼首席技术官,甲骨文

 

数据中心的转型与创新:推动企业的竞争优势

在过去几年我们见证了数据中心惊人的转变:从云的扩建,到大数据的力量,再到连接设备的激增。这一转型的步伐不断加快。这种转变提供了惊人的新机遇,同样带来了要解决的新挑战。英特尔首席执行官Brian Krzanich,以及一些特殊的客人,将探讨这些机遇和挑战,共享英特尔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创造的创新型解决方案,并展示最一流的组织在如何使用这一转变推动竞争优势。

Brian Krzanich

Brian Krzanich

CEO,英特尔

 

周一10月26日

上午9:00 – 10:15上午,Moscone North, Hall D

2025年愿景:云的数字化改造

部署云解决方案有许多优点和好处,但现实情况是,许多大型企业,本地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都不会很快消失。这种转变需要在业务和技术层面被管理,部分企业的转型将比别人更快。你现在对应用程序,平台,业务流程,安全性,数据管理的,以及如何整合业务的基本架构决定可能对未来10年有所影响。现在就开始创建你2025年的战略吧。

 

加入甲骨文CEO马克·赫德,美国国际集团首席技术官麦克·布雷迪,GE的CIO吉姆·福勒,以及其他客户一起来看企业和云的走向以及企业是如何响应的。

Mark Hurd

马克·赫德

CEO,甲骨文

 

与马克·赫德一起的客户

Mike Brady

迈克·布雷迪

首席技术官,美国国际集团

Jim Fowler

吉姆·福勒

首席信息官,GE

 

周二,10月27日

 

上午8:30 – 10:15上午,Moscone North, Hall D

 

甲骨文软件创新功能

该主题将展示甲骨文的技术和应用软件产品组合的最新进展,突出了云计算,软件定义的基础设施,移动,数据管理,业务分析,客户体验,人力资本管理等的新功能。 Kurian将突出客户如何使用Oracle的创新功能来实现业务的突破转型。

Thomas Kurian

托马斯·库里安

总裁,产品开发,甲骨文

 

打造一个成功的文化—创新文化

由蒂姆·罗伊主持,金州勇士队和KNBR主持电台播放,播放播音员

建设创新成功的文化需要领导和伟大的人民。寻找合适的组合通常意味着从头到尾彻底的转型,无论是体育专营权或大型全球性企业组织的转型。所有成功的组织在寻找最优秀的人才,这个人才要知道成功的文化是要无论身在组织何处都担当领导的角色。这往往意味着为更大的理由牺牲,不论是团队或公司。加入Rick Welts,2015年NBA总冠军金州勇士队总裁以及Thomas Kurian,产品开发的甲骨文公司总裁,他们将讨论如何才能打造一个注重创新的成功文化。

Thomas Kurian

托马斯·库里安

总裁,产品开发,甲骨文

Rick Welts

Rick Welts

总裁兼首席营运官,金州勇士

Tim Roye

蒂姆·罗伊

金州勇士队和KNBR电台播放,播放播音员

 

新服务经济:在数字世界中获得优势

在日益数字化的世界里,SaaS应用程序和业务流程作为一项服务的快速增长和多样性不仅帮助企业创造了新的商业模式,同时帮助它们在近实时接触新的客户群体和市场。这解决了性能,成本和灵活性,但也带来在可管理性和集成方面的二阶挑战。因此,CIO的作用正日益成为主流,变得更加重要。 在CIO中的“I”,现在表示整合,洞察力,信息安全和网络。

 

Abidali Neemuchwala,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将突出Wipro公司作为作为一种服务的模式的早期投资者和使用者,是如何从系统集成商转变为服务整合者,即通过可操作的洞见提供终端到终端业务,即通过利用最全面和集成的Oracle解决方案堆栈套件。

Abidali Z. Neemuchwala

Abidali Z. Neemuchwala

集团总裁,首席运营官,维布络有限公司

下午1点30分,3:15下午,Moscone North, Hall D

 

安全的云

 

甲骨文总是引领安全性,在云中也是一样。拉里·埃里森谈到整合的云方法为何是保证安全的云的最佳途径。

Larry Ellison

拉里·埃里森

执行主席兼首席技术官,甲骨文

 

人类的革命:在AI时的服务

由于采用云的企业不断激增,消费终端越来越重要,同时企业在简化和显著降低他们架构的成本方面展开竞争,服务世界正处在一个巨大的转折点。智能系统的新时代能够释放巨大的价值,并有助于加速我们周围世界的有效数字化。然而,同样的自动化和性价比也呈现出上一代服务的不相关。在这次讲座中Infosys公司CEO兼执行董事Vishal Sikka作为在转变Infosys公司的领导,从他独特的视角,讨论人类伟大的革命如何帮助重新设想服务,这个服务以全新方式扩展人类能力,有意义地广泛地点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提供AI,帮助企业满足革新遗留产物,拥抱新领域的双重目标。

Dr. Vishal Sikka

维沙尔西卡博士

行政总裁,董事总经理,印孚瑟斯

 

周三,10月28日

上午9:00 – 10:15上午,Moscone North, Hall D

 

甲骨文公司的融合战略:从本地到云…再返回

云服务改变了一切,这是过去20年的主要行业转型之一。云不仅影响了IT供应商,更重要的是,它影响了你如何进行选购,消耗和使用计算和存储资源。甲骨文以其超融合基础设施堆栈为混乱的行业指明了去路,它具有从芯片到应用程序和云的coengineered创新和安全功能。相对于使用第三方公共云,这种垂直整合堆栈使你能够从本地到云无缝地移动工作负荷,在任何地方使用相同的硬件和软件。这都只要通过屏幕的单一界面进行管理。有了甲骨文,你能获得根据终端到终端的问责制,安全性和可视性获得显著的商业价值,并充分利用一套通用的工具和技能,在所有的环境中管理你的应用程序和数据。

Dave Donatelli

戴夫·特利

执行副总裁,融合基础架构,甲骨文

 

Secure Computing公司的新时代,并融合与Oracle系统

加入甲骨文公司领先的系统管理人员,了解我们是如何设计这些正在推动硬件和软件创新的新时期的工程系统,服务器和存储。这使客户能够获得以前无法想象的应用程序和云的结果,现在这些都实现了。在这个主题中,你会了解业界最先进的永远在线的安全平台(通过设计的安全性);硅谷的融合基础设施(突破集成和效率);世界上最快的微处理器(极致性能);和甲骨文融合基础设施堆栈,它通过终端到终端的问责制,安全性和可见性,以及一套通用的工具和技能来管理所有的环境中应用程序和数据,为客户提供显著的商业价值。

John Fowler

约翰·福勒

执行副总裁,系统,甲骨文

Juan Loaiza

胡安·洛艾萨

高级副总裁,系统技术,甲骨文

 

 

Oracle亚太用户组社区领导人峰会(APOUC)圆满落幕

亚太甲骨文用户组社区进入新阶段

 

北京,20141017 ——

近日,第十届甲骨文亚太用户组社区领导人峰会(Asia Pacific Oracle User Group Community (APOUC) Leaders’ meeting)在香港顺利闭幕,来自中国,日本,泰国,印度等国家的21个用户组25个领军人物齐聚一堂,共同探讨Oracle独立用户组社区的发展状况,同时针对包括JAVA,Database,Application等技术分享相关的最佳实践、创意和经典案例。

会议背景及亮点

  • 凭借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900个用户组的庞大基数,Oracle用户组社区为所有客户提供了一个包含联络网、信息和最佳实践分享的环境。同时,作为收集信息反馈的关键来源,该社区也帮助甲骨文公司为现有客户提高产品质量、服务水平和综合体验。
  • APOUC的宗旨是为亚太地区Oracle用户组领导人和Oracle之间搭建面对面的沟通桥梁,为用户组社区领导人提供 甲骨文产品和服务的最新资讯,并促进亚太Oracle用户组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合作。
  • 甲骨文以不同的方式支持其独立用户组社区的发展,甲骨文用户组社区领导人峰会就是其中一种方式。作为一年一次的年度盛会,甲骨文亚太用户组社区领导人峰会同步在亚洲、美洲、欧洲等地区举行,与全球用户大会不同的是,甲骨文亚太用户组社区领导人峰会讨论的内容更加因地制宜,让不同区域的用户对自身所在地区的产品应用更有的放矢,同时能够向其它地区的开发者们学习先进或独特的技术经验。
  • 本次峰会是APOUC阔别香港四年后再次于港举办,会上来自甲骨文香港的市场总监Sylvia Lee向与会嘉宾致欢迎辞。
  • 活动期间,与会者重点探讨了SaaS、移动、物联网、大数据等行业热点话题。同时,甲骨文全球客户计划全球副总裁Tony Banham和iTech 亚太区的Peter Yu分别针对大家关心的Oracle Reference项目和Oracle技术网的ACE项目做了详细讲解。
  • 来自Oracle的用户组团队就用户组和Oracle合作的方式和途径、全球其他地区Oracle用户组的概况和成功实践、未来相关Oracle用户组社区的计划和安排等话题进行了详细介绍。
  • 下午与会者就“Java”以及“Oracle Tech&Apps”两个核心话题进行深入探讨和案例分享。颇受欢迎的“四分钟演讲”环节中有十六位与会者分享其用���组的最佳实践、创新想法和社区故事。
  • 在Java专场中,来自印度、中国大陆、台湾、澳大利亚等Java用户组领导人还介绍了近期围绕Java 8发布而举行的全球Java巡讲活动。该活动于5月来到中国,并于4月30日-10日,分别在北京、广州、上海、南京、杭州举行了7场共创Java未来的活动。来自广东,上海,南京及GreenTea JUG的Java 用户组还于各自城市成功举办了 Java 8的分享和庆祝活动。

甲骨文高管及相关引言

  • 甲骨文公司高级副总裁及首席客户官Jeb Dasteel表示:“Oracle 一直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建立强大独立的用户组,随着亚太地区近年来经济的迅速发展,亚太地区的用户组社区领导人峰会也日益重要。基于此次大会的分享和领导人们的建议,未来甲骨文会继续积极开发,加大资源共享力度,为开发者带来更多与时俱进并且紧跟当地市场的产品。同时,我们也对甲骨文用户组领导层的辛勤努力表示感谢,并期待更多的用户可以加入我们的社区。”
  • SHOUG主席刘相兵表示,能与亚太地区包括泰国、日本、斯里兰卡、印度的Oracle用户组管理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Oracle 用户组OUG组织的发展前景与Oracle公司的技术发展则不枉此行。

支持性资源

 

Oracle公司的创始人后来都去干嘛了?

这篇文章 主要摘译自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whatever-happened-to-oracles-founders-in-this-iconic-photo-2012-8

随着Oracle甲骨文CEO 70岁的Larry Ellison辞去CEO职位,甲骨文的未来将充满未知和新局面。 来回顾一下这家公司的过往,最初的创始人。

co-founders-of-oracle

 

 

这张拍摄于1978年的照片,对于大众而言是少数能帮助我们了解甲骨文公司在起步阶段情况的历史资料。

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公司甚至还不叫甲骨文Oracle。

 左起为Ed Oates,Bruce Scott,Bob Miner,Larry Ellison(高个不戴眼镜)

拉里·埃里森从 Ed Oates(甲骨文的另一个联合创始人)那里获得了一份IBM的研究杂志,这份杂志上介绍的SYSTEM R系统引起了拉里的兴趣。一开始拉里希望让Oracle的产品能与SYSTEM R相兼容,但IBM封闭守旧的做法让这种想法泡汤了。

 

 

到了70年代末的1977年,拉里和Bob Miner 以及Ed Oates创立了软件开发实验室(Software Development Laboratories (SDL)), 1979年更名为 Relational Software, Inc. (RSI), 到1982年更名为Oracle Systems Corporation沿用至今,1986年Oracle上市时年收入暴增到5500万美元,甲骨文传奇从此为世人熟识。(https://www.askmaclean.com/archives/maclean-write-oracle-basic.html)  

 

这四位创始人当初也难以料到Oracle公司竟会发展为市值数百亿美元的软件帝国,世界上最大的数据库软件供应商。 askmaclean.com

 

 

 

ed-oates-the-project-manager

Ed Oates, 当时的项目经理

 

1996年ED Oates从Oracle公司退休,虽然之前他表达过当公司拥有10000名员工时就会退休的意愿,但显然当时oracle的扩展速度过于迅速了,

这导致Ed退休的时候Oracle已经拥有20000明员工了。

后来他买了一家高端家庭影院专卖店,为像乔布斯和Larry Ellison这样的人提供高端音响,在1999年他出售了这家店。

 

在oracle的最初岁月,Ed Oates负责项目管理

 

 

 

 

 

bruce-scott-the-first-employee

 

Bruce Scott, 第一位雇员

 

Bruce scott对中国用户来说更为熟悉,显然是因为scott/tiger的组合,每一家公司都有一个叫scott的人。

 

虽然大多数人以为Bruce scott是甲骨文的联合创始人,但实际的情况是scott只是Oracle的第一位雇员。如果算上创始人也算employee 雇员的话,那么Scott是第四位雇员。

Scott是Oracle数据库前三个版本(2、3、4,没有Version 1)的主要设计人员之一。

Scott在1982年离开了oracle,帮助另一位Oracle前员工成立另一家公司Centura Software。之后他参与创始了另一家数据库公司 PointBase, PointBase 被 DataMirror收购了,而DataMirror又被IBM收购。 讽刺的是在Oracle weblogic 软件中还有欧诺个到PointBase。

 

 

 

 

 

 

bob-miner-the-technical-genius

 

Bob Miner, 技术天才

 

Bob Miner是oracle数据库的主设计师,他在公司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花在产品设计和开发上了。

如果说Larry是甲骨文的有冲劲的大脑,那么Miner是甲骨文心脏。他是受人爱戴的高管,其到了平衡Larry对公司影响的作用。他希望员工能不因为通宵工作,而忽略了家人。

 

1993年他由于一种罕见的肺癌去世,享年52岁。

 

 

 

 

 

larry-ellison-the-hard-driving-business-man

 

Larry Ellison, 有冲劲的商业天才

 

担当了37年的CEO后70岁的Larry在最近宣布主动卸任CEO,将在今后担任CTO的角色。其保持着担任科级公司最长时间CEO的历史记录。

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达到 $51 billion。

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把注意力转到其他事情上,如购买了大量的夏威夷小岛拉奈,将该岛屿改造成生态友好的乐园和度假者的天堂。

【转】为什么互联网公司都在开曼群岛注册?

开曼群岛

 

本文来自《创业最前线》

开曼群岛(Cayman Islands)是英国在西印度群岛的一块海外属地,由大开曼、小开曼和开曼布拉克3个岛屿组成。开曼群岛是世界第四大离岸金融中心,并是著名的潜水胜地。(Wiki)

其它知名的离岸金融中心包括英属维尔京群岛、萨摩亚、香港、关岛等。离岸公司是指并不在注册地进行实质业务的公司。当地政府对这类公司没有任何税收,只收取少量的年度管理费,具有高度的保密性、减免税务负担、无外汇管制三大特点。

根据开曼群岛的税收规定,岛内税种只有进口税、工商登记税、旅游者税等几个简单的税种。几十年来没有开征过个人所得税、公司所得税、资本利得税、不动产税。这样,国内互联网公司选择设立立案公司的原因就呼之欲出了。

以下的内容来自张珂在知乎对这一问题的回答,详细解读了互联网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设立离岸公司)的优势,给正在创业路上的你参考。

不仅仅是互联网公司,绝大多数知道开曼群岛这个地方的都会把公司注册在这儿。主要是它的政策太诱人了:

1.任何国籍年满18岁的人都可以注册;

2.注册股本只要50,000美元,且不需要验资(这可能是互联网公司注册开曼的原因,大家刚起步时都太小);

3.采用的是英式普法,公司形式是豁免公司;

4.豁免公司意味着不用在当地交税,避税效果巨强;

5.并且股东资料绝对保密;

6.还不用在开曼举行周年股东大会;

7.所有能想象到的金融服务业大佬全在开曼,有需要的时候不受其它繁琐政策限制(这意味着你在内地开公司你的公司账户也不用跨国,直接在这些大佬的分行运行);

8.开公司只需要一位股东、一位董事,且股东董事可同为一人(干,我都心动了);

9.可以选择任何词汇在你的公司名称里面(但信托、再保险等要申请),像大学、研究所还有国内受限制的环球、联邦等都可以用;

10.除了对银行、保险、军事等需申请外,公司用途无限制,你想干什么干什么;

11.在国内你享受的是外资待遇,且注册成功后直接可以投资(比如控股、合资、独资);

12.刚做起来没做好扛不住了需要暂停公司也巨方便,开曼允许随时暂停公司,只要交年报费和年审费。

Oracle RAC在思科UCS上的应用

原文地址: http://network.chinabyte.com/259/12529259.shtml

UCS(统一计算系统)是Cisco提供的计算和网络一体化解决方案,它具有无状态计算(硬件级虚拟化),一跳自愈网络,虚拟化增强和集中管理等特点。本文重点介绍UCS特有技术对Oracle RAC部署的优化。

Oracle RAC (真正应用集群) 是 Oracle 数据库的一个选件, 在 Oracle 9i 中首次引入, 它提供了数据库横向扩展scale-out)的完善解决方案,为在企业网格计算体系中提供数据库服务提供了基础。Oracle RAC技术支持低成本的硬件平台,在保障优质的数据库服务同时,达到并超过昂贵的大型SMP服务器所能提供的高可靠性和可扩展性。Oracle RAC现已发展成一项成熟的技术,其用户过万,遍及各个行业,涉及各类应用程序。Oracle RAC 以其优异的弹性调整能力为可伸缩的云计算环境提供支持,使得用户可以利用低成本的硬件来降低整体成本。

高可靠性

Oracle RAC提供对称共享数据库服务,多个节点可同时对外提供服务。如果 RAC 数据库中的一个节点出现故障,其余节点将继续保持工作状态,同时集群会自动进行故障切换和恢复。利用快速应用程序通知,快速连接故障切换和透明应用程序故障切换这三个功能,应用程序可以很方便地屏蔽底层故障,实现零故障切换,确保用户业务连续性,减少计划外停机时间。

网络自愈是UCS独有的特点。Oracle RAC各节点间的集群通信,全局数据交互,存储管理均通过网络完成,因此,稳定的网络连接对于RAC的稳定性是致关重要的。在传统服务器环境下,用户需要配置6块网卡,采用操作系统双网卡绑定的方式分别支持RAC的Priv,VIP,PUB网段,这种方式配置复杂,且响应时间长(通常操作系统是30秒time-out)。而对于UCS来说,集成了硬件级的网络故障自动切换,当出现任何网络的故障均可自行修复,提供了RAC节点间的可靠连接保障,避免了不必要的集群重组风险。同时,通过网卡虚拟化,多通路复用等技术,有效减少了RAC环境下网卡/交换端口数量,降低单位成本。

无状态计算是UCS的创新技术,它实现了以计算节点为粒度的硬件级虚拟化,使得应用部署和物理节点实现的真正意义上的解耦,大幅提升资源复用和故障设备快速修复能力。在Oracle RAC环境下,当某一节点出现设备层面故障,其它节点会接管该节点的业务,但此时会降低原有设计的高可靠性,并导致部分节点的性能压力。而传统RAC故障节点的修复需要服务器,网络,存储,操作系统,数据库等多方面的专家参与,导致系统修复时间长,使系统长期暴露在潜在的风险中。而在思科UCS平台上,故障节点的修复仅需要服务器管理员参与,大大缩短了修复时间窗口,降低了维护成本。这种保护方式,不受传统HA集群范围的限制,能够轻松实现设备层N:1的高可靠性保护。对于新设备替换,无状态计算能力也能够帮助用户实现RAC环境下的逐步轮替,降低计划内停机时间,实现平滑过渡。

可扩展性

传统上,当服务器容量不足时,我们会使用更大的新服务器来替换它。但服务器容量越大,其价格也愈加昂贵,同时受操作系统自身协调能力影响,性能无法随CPU增加而线形扩展。对于使用 RAC 的数据库而言,还有其他增加容量的方法。原先运行于大型服务器上的应用程序可迁移到小型x86服务器集群中运行,通过多节点聚合的方式满足性能要求, Oracle RAC 可向集群中添加服务器时并不需要停机,且在启动新节点(实例)后,应用程序就可立即利用这些增加的计算和内存资源,不需要DBA手动调整。

低网络延时和高带宽是思科UCS的固有优势。Oracle RAC环境中,所有跨节点的信息交换均需要通过网络来实现,因此低延时、高带宽网络是Oracle RAC横向扩展能力的关键因素。思科UCS采用计算和网络一体化设计,其网络延时是传统千兆网络的十分之一,而带宽是其十倍以上,保障了RAC跨节点的信息交换,更有效地避免节点间锁冲突,提升了Oracle RAC的性能扩展能力。

一跳网格是UCS的独特架构,它使得任意两节点间的网络消耗均为对等并最低。这个特性使得RAC部署及扩展时不需要考虑物理位置带来的影响,对于具有迭代效应的应用(一个结果需要多次查询)尤其有帮助。

弹性计算服务

Oracle 真正应用集群体系结构可以自动适应快速变化的业务要求和由此带来的负载变化。应用可通过客户端使用服务名连接到数据库。Oracle 可在集群中的多个节点中自动进行用户负载均衡。用户可以根据需要订阅所有或部分节点的数据库服务。这样 DBA 就可以灵活地设定某应用使用多少数据库资源。当应用需求上升时,管理员可以很方便地增添处理能力。

UCS无状态计算带来的另外一个优势就是提升了硬件资源复用能力,并能够很方便的将物理资源加入到不同的应用系统集群中,实现了应用需求和计算资源供给的无缝对接。当企业用户在做Oracle RAC规划和部署时,通常要考虑到三年的业务增长,都会部署较多的冗余计算资源,这会是很大的资源浪费。而在UCS平台上,我们可以按规划部署多个节点,而冗余的节点可以只是以逻辑的形式存放在网络侧,当有应用压力时,可以按需加载到任意闲置节点,在线增加处理能力。这一能力,可以帮助我们非常便捷地实现大型弹性计算平台,对多个业务系统提供计算能力支撑,对需要快速扩展的系统,可以通过横向扩展方式快速增加资源,对于收缩的系统,可以快速回收资源。对有不确定业务峰值的系统,可通过统一协调冗余资源满足峰值需求。

  数据库部署配套软硬件

  优势对比

  典型案例分析:

1.某高校学籍管理系统,支持4万学生学籍及相关信息管理。

后端数据库推荐:两台B200M3 2xE2620, 48G内存;主备切换学籍管理并不是很大的数据库,且实时性要求并不高,因此可以采用较低端配置,core:memory为1:4这样能够保障大多数常用数据常驻在内存里,提升效率–类似系统查询比例远比写入比例高。

2.某医院门诊系统,支持每天12万门诊量。

后端数据库推荐:两台B440 M2 2xE4830, 64G 内存; RAC门诊系统的可靠性要求非常高,因此推荐采用RAC并行数据库,即使出现一个节点的连续故障,也能够保障系统满负荷运行,结合UCS无状态计算能力,能够实现故障节点快速修复。门诊系统每个处理的关联性并不大,因此横向扩展能力非常好,不会因为节点过多带来负面影响。门诊系统写操作相对密集,因此对存储的缓存有一定要求。

3.某企业用户的人事系统,采用Oracle E-Business HRMS模块,100并发用户,2000系统用户。

SAVBU提供Oracle系统的sizing服务,在SAVBU下载相应的调查问卷,发送给ciscowithoracle@cisco.com

http://savtg.cisco.com/enterprise-applications/oracle#Sizing Questionairre

第一次填调查问卷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但清楚的描述用户需求是准确评估的重要保障,因此,请SE务必花时间填写清楚。总的来说,100 HR并发用户并不是很大的系统。

4.某省级政府综合业务系统,业务类型包括查询,新增,修改及部分批处理业务,12TB实际数据量。支持4万用户,1.5万在线用户,2000并发用户。

后端数据库推荐:四台B440 M2, 4xE7 4870, 128G内存; RAC核心系统,必须通过RAC多节点技术实现高稳定性和横向性能扩展,即使出现一半硬件故障,也能够保障满负荷业务运行,采用万兆低延时网络保障横向扩展能力。采用高主频处理器,应对部分批处理业务–如果没有很好的数据分区规划,批处理易产生较大的跨节点数据冲突,高性能的节点能够避免这样的情况,并保障批处理业务的处理速度。

Oracle甲骨文8.7亿美元高价收购Eloqua

北京,2012年12月20日——

 

eloqua-logo4
甲骨文今天宣布,已与领先的云营销自动化和收入绩效管理软件供应商Eloqua公司(NASDAQ代码:ELOQ)达成收购协议,收购价为每股23.50美元,总额约为8.71亿美元。Eloqua的现代营销云可提供同类最佳的性能,可确保市场营销工作的每个环节都能更努力、更有效地驱动收入。

甲骨文和Eloqua的结合预计将创建出全面的客户体验云产品,帮助企业实现营销、销售、支持和服务客户方式的转型。整合后的产品将使企业能够提供一个高度个性化和跨渠道的统一体验,通过社交和在线互动建立品牌忠诚度,通过为销售团队带来更高质量的销售线索增加销售收入,并在每一个接触点上都提供一流的服务。

Eloqua董事会已经一致批准了这项交易。预计交易将在2013年上半年完成,需要Eloqua股东批准,相关监管机构审批和其它惯例成交条件。

甲骨文开发执行副总裁Thomas Kurian表示:“现代营销实践正推动着企业经营收入的增长,成为今天企业投资的关键领域。Eloqua领先的营销自动化云将成为Oracle营销云的核心,同时也将是Oracle客户体验产品的重要补充。Oracle客户体验产品包括Oracle销售云、Oracle商务云、Oracle服务云、Oracle内容云和Oracle社交云”。

Eloqua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e Payne 表示:“要取得卓越的客户体验,首先要了解客户的喜好,并提供高度个性化的购买体验。 我们期望与甲骨文一起,加快现代营销革命的步伐,帮助我们的客户实现市场营销、销售、支持和客户服务方式的转型”。

更多信息请登陆http://www.oracle.com/eloqua

原文链接: http://apacmediacentre.oracle.com/content/detail.aspx?ReleaseID=5965&NewsAreaId=2

Oracle数据库在Nokia

Nokia固然今非昔比,但在手机市场仍是未瘦死的骆驼,有关报道显示Nokia现役的数据库(包括Oracle、MySQL、MSSQL)达到2300套之多, DBA团队共有20多人,平均每人100多套库。 Grid Control在过去5年中是最主要的、也几乎是唯一的DBA管理DB工具。2300套库中50%是OLTP,10%是Teradata的数据仓库。

数据库种类的分布是:1800套以上Oracle数据库,200套以上Mysql和300套以上的SQL Server。

Oracle数据库的版本分布在2011年为:4% 11g,80% 10g, 15% 9i和1%的8i。

操作系统平台分布为: 35% Solaris,36% Hp-UX, 20% Linux和10%的Windows 。

 

数据量大小分布从5MB-7TB,几乎使用了所有当时可用的Oracle数据库特性,其中Streams、Advanced Replication、Materalized View和DB LINK等特性大面积使用。

Oracle数据库99%使用RMAN备份,使用8个RMAN CATALOG库,每个月产生10 PB以上的备份数据。

[转]IBM GDC,你不会有创新!

转自小荷的博客:http://www.oracleblog.org/its-my-life/ibm-gdc-you-are-unable-to-innovate/

 

说IBM不会有创新,可能有不少IBMer要跳出来了:什么?IBM不会有创新?那沃森的人机问答大战是什么?IBM的蓝云战略是什么?IBM的创新实验 室是干什么吃的?——老大,别急,我说的是IBM GDC,你说的IBM是美国IBM公司的嫡系子孙,我说的IBM GDC是美国IBM的庶出后代罢了。

IBM GDC的GDC全称是Global Delivery Centre,工卡上印的是IBM solution & services(xxxx某地) co.,LTD。这在工卡上就能体现了,和嫡系的IBM China不是一回事。既然是solution & services,那么主要做的就是服务的项目,大致的讲,主要就是做服务了,通俗的讲,也就是做外包了。

在金融海啸之后,全球的IT产业都不景气,各个产业的IT预算都在缩减,唯独IBM GDC的业务量却在蒸蒸日上的增长。为什么?这和IBM GDC的服务模式分不开。在金融海啸的影响下,各个产业的IT部门付不出那么多钱来维持原来的IT服务,IT部门纷纷裁员,缩减IT经费,或者将IT的维 护外包给价格便宜的IT服务公司。可IT服务的外包公司那么多,为什么选IBM GDC?

因为GDC的服务模式是利用IBM这块全球性的大牌子,在全球范围内接下各种客户的服务的单子。由于当地的人力成本高,IBM又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司,他接 下单子后,可以进行全球服务资源的整合,将单子转给人力成本相对低廉的国家。因此,你就可以看到为什么IBM GDC会出现在中国、印度、巴西、阿根廷这些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出现在英国、美国、日本这些发达国家。据和日本的IBM聊天得知,同样的活,他们那边的人力成本是我们这边的3~5 倍。

ok,人力成本低了,但是这还不是最惨的,因为单子不是直接过来,而且是一层一层的去油水过来,举例来说,比如一个德国客户的项目,那么德国的IBM要先 抽一层水,然后转给大中华区的IBM再抽一层水,最后的一点油水才给GDC(当然中间可能还有我不知道的抽水阶层)。蛋糕分到公司的头上已经是一小小块 了,再分到部门,分到个人,自然也不会太大。在分蛋糕的过程中,也会有各种角逐,如我这篇《办公室政治》。

蛋糕不大,当然不能吸引牛人们过来,已经跳入火坑的人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动力去创新。

当然,蛋糕只是影响创新的一个因素,在我看来是一个很小的因素。影响其创新因素的是其企业文化,是企业的基因。

在IBM GDC,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流程!是process!每一件事情都是遵照着流程去做。你在这个流程中不需要是思考什么,不需要去研究什么,只需要按照流程 做就可以了。如遇到一个故障,参照工作文档,先根据脚本做一次health check,如果我们的团队没有问题,那么工单就转到下一个团队去。——这就造成了,最后所有的团队都检查了一次,自己的层面内都没有问题,但是用户那边 却严重的有故障现象。——没有一个站在架构层面的,熟悉整体应用的人来领导故障处理。

什么?你说不是有CSM,SDM么?那些人只是负责资源调配,根本不懂技术,根本没有在技术层面的判断能力。你可以去看看,在IBM,项目经理不需要懂技术,只需把握项目进度,在milestone之前完成进度即可。

由于没有站在架构层面,熟悉整体应用的人来领导,因此各个团队只是被框在了很小的一个范围内,数据库只是负责纯数据库层面的,主机只是负责主机层面的,甚 至监控团队,都再划分成2个,一个负责部署监控,一个负责“看”监控。每个人犹如井底之蛙,看不到外面整体的一个系统。很明显的一点,你要一个应用的网络 拓扑图,没一个团队可以给的出来,大家有的,只是db list,server list,monitor parameter list。要个list有屁用!

记得有一次db遇到故障,应用那边明显感觉很慢,db端也查到了大量的log file sync的等待,查io情况非常空闲,压力不大,但是在awr report中看到log file sync的avg wait time在10ms以上了,根据经验,应该是log file所在的存储可能出现问题,如存储没电,导致写cache缓慢,或者光纤交换机通信出现问题。但是根据流程,我们做不到什么,我们只能把工单传给下 一个团队去检查。

于是,有这样一个笑话,DBA的分类,传统意义上有维护DBA和开发DBA,现在在IBM多了一种,叫“流程”DBA。

遇到的问题不是我们团队的,转到下一个团队;如果是我们问题的,那就解决掉它,解决的方式是开change,这又是一个痛苦的事情,一会再说。如果没办法 解决的,那就开SR问oracle。所有的一切,只需按照流程走,不需要你有什么整体架构的思维,不需要你有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流程的控制之下,人人都是螺丝钉,人人都是可以被替换的。流程控制精确到什么程度?去年日本有个项目经理因为心脏病突发,上午去世了,下午大家就收到邮 件,这个项目经理的替换者是谁谁谁,负责什么什么事情,大家从现在开始原来项目经理的事情可以找他。于是,没有丝毫停顿的,这个项目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一样,继续运转下去了。——这对公司来说,是好事。不过对个人来说,你是一个可以被轻易替换掉的人,你的工作成就感不会有,你的归属感不会有。这一点来 说,是可悲的。

好了,刚刚说到change,change是IBM GDC对于日常维护服务的流程管理中又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之前说的工单,即incident ticket是一个,change是另外一个。在所有的问题处理中,不管是ticket还是change,都需要approval。加个datafile 要一堆人的approval,把ticket传给另一个团队也要approval,应用那边发现tempfile的maxtenent到了,修改需要 approval,开change也是需要一堆的approval,开了change,还要参加n多的review会议,回答n多人的问题。总之,你是活 在approval当中的。大量的时间,花费在了流程上,花在了申请上,花在了请求approval上,追approval上。

层层的approval导致了IBM GDC官僚气氛很严重,很多事情不近人情。英国的同事要会英国度假,怕系统崩溃,问问IT有没有恢复光盘可以借。答复是我们不能外借光盘,外借就是违反 policy了,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去找我的manager;同事贷款买房,问能不能算收入的时候将津贴也算进去,这样就能将收入水平增高,能贷多一些款, 答复是我们收入证明是全国统一的,全国的IBM都是这个模板,我们不可能为了你一个人做更改的。

所以在这里的流程管理下,你试图去改变一些什么,这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大家都应该按照流程走,而不是你跳出来做什么创新。

之前有一本书,叫《大象也能跳舞》,就我看来,要推动这个大象,非常的难。可能你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100次,希望能推动它,但是当你推第1000次,2000次它还是不动,你就绝望了。你就懒得动了,懒得创新了。

创新,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基于员工自己偷懒情绪作为出发点,将工作流程进行改进,从而解放自己,提高生产力。比如,我原来的一套云同步方案, 将家里电脑和公司电脑同步,开会时有同事提出这会使得公司电脑面临风险,云端的数据可能会泄密,因此禁止采用。比如,我原来希望利用push技术提高运维 效率(《利用iPhone手机的push技术提高运维效率》), 也因为运用的是google的pushmail,存在风险,所以被喊停了。但是在试用的情况下,连公司的Tivoli监控都还没发现故障前,我的push 告警已经到了,在用户还没反应系统变慢,我的push告警已经到了。杯具的是这些利用互联网技术的微创新在IBM统统行不通,我们还在21世纪使用着反人 类的Notes狗屎邮件客户端。

如果说流程限制着你的创新,那么其企业基因也在侧面压制着你。

首先,在IBM GDC,会讲究dress code,周一到周四,要求穿衬衣西装,周五才能穿休闲装,但是禁止穿无领T恤,7分裤。尼玛我们是技术人员,又不是要见客户,干嘛要装逼的按照你的要求 穿衣服?现在是追求个性展现自我的年代,不是当年统一的中山装,干部装,人民装。再说,技术能力又不是通过dress code来体现的。Fuck dress code!技术人员喜欢T恤!

其次,上面说了那么多的流程,肯定也有不少人反感,那么怎么办?IBM GDC通过一遍又一遍的洗脑来给你解决。在IBM,有很多强制参加的流程培训,不过是网上的还是网下的,如果你不参加,就会持续发邮件到你manager 那里,要你参加。一遍又一遍的给你强化流程管理,让它深入到你的血液里,骨髓里。麻痹老子需要的是技术培训,技术沙龙,技术交流会,可是一次都没提供机 会。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加入IBM之后,没有给过我一次技术培训的机会。原来当初面试时说IBM很多培训机会,是指这种脑残培训呀!

再次,高强度的workload,长时间的加班,让你没有时间去思考,没有时间去反思。举个例子,我们新到的澳洲项目,也是有change,也有on- call。change大部分是在周末做,on-call有分工作日班和周末班,周末班从周五下午2点开始值班到周一上午8点,连续66个小时,因为很 忙,几乎没得睡觉,连轴转。我们问领导能否周末的change根据工作时间,一个小时换2个小时休息?周末on-call的时间,能否补休2天半? 领导说不行,对于第一条,别的团队都是一小时换一小时的,凭什么你们换2小时?对于第二条,你只能休息2天,如果你休息了2天半,那么你周三下午上班到周 五,工作2天半,再加上你周六和周日的工作2天时间,你一周你工作了4天半,没达到5天的工作时间。其实,IBM工作时间很弹性的,你只要不影响工作,你 可以晚点来的,但是具体是否要订这样的调休制度,还是不要订的好。你们自己安排好了。——话说的很漂亮,但是含义还是希望你放弃休息时间多来公司工作下。 

其实反思一下,你说别的team都是一小时change工作时间换一小时休息,别的team这么做就是一定是合理的吗?这种制度本身是否就是正确的?谁愿 意周末连续的休息时间给你中断的切割开来干活?另外oncall的事情,你怎么不看我周六周日是连续工作的,都不是8小时工作制。的确,你会说你和公司签 订了不定时工作制,我也无法拒绝工作,但是工作之后的休息,你考虑给我吗?你说你怕万一休息的team member多就cover不到工作。这种情况,其实是在每个team member都do his best之后还不能cover接下来的工作,作为manager,是否应该考虑增加人手了呢?短期内不休息可能大家还撑得住,但是项目来的不会只是1,2 个月,长期这样下去,每个成员的身体受得了吗?服务质量还能得到保障吗?项目还能进行下去吗?

IBM GDC的流程真的很可怕,安分守己,根据流程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做一颗螺丝钉,这就是我感觉公司所需要的。但是,在这种制度下,会有创新吗?在这种制度下,你愿意创新吗?

IBM is still thinking!

ibm_need_think

 

IBM仍在思考,在思考什么? 也许是破甲!

 

“世界著名电脑商IBM公司每一位管理人员的桌上都摆着一块金属牌,上面写着” Think(思考)”。这个一字箴言,是IBM的创始人汤姆·华特森创立的。

那时候,汤姆·华特森还在NCR(国际收银机公司)担任销售部门的高级主管。他经常会召集一些会议,但他也发现,很多时候这些会议都流于形式。会场气氛沉闷,无人主动发言,被要求发言的人也大多搪塞了事;当有人发表意见时,听发言的人毫无反应,甚至根本就没在听。这让汤姆·华特森感到很恼火。

一天,在又一个冗长沉闷的会议快结束时,他干脆放下正在谈论的工作,直接问自己的下属,为什么他们不愿意把自己的真正想法说出来,或者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毕竟,这和大家的销售工作息息相关啊!

下属们说:”习惯了被动地接受会议后的决定,再说,自己不过是个普通销售员,勤动嘴、多跑腿就好了。”

汤姆·华特森沉吟了半晌,突然大步走到黑板前写下了一个很大的”Think”。他转过身来对大家说:”不!我要请大家注意,作为销售人员,我们不是靠跑腿、动嘴,而是靠动脑才能赚到薪水的。我们共同的缺点是,对每一个问题都没有充分地去思考。

后来汤姆·华特森创立了IBM,他把这个单词带到了自己公司。近一百年来,这个单词一直被每一个IBM人遵守。”

沪ICP备14014813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3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