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教育创新的下一个浪潮

我开门见山地说,很少有领域像教育创新一样充满希望又令人失望。

 

教育可能是在现今社会中最为重要的功能,但它仍然是最不能理解的,尽管风险投资和政府投资的水平令人难以置信。为什么学生源源不断地教室出现或开始学习在线课程?我们如何引导学生需要的正确知识?

我们可能有一些经验和直觉,但我们仍然缺少任何根本性的见解。

 

这真令人失望。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教育似乎在彻底改革的风口浪尖。虽然今天你如果看不清二十年前和现在我们的学习方式的区别仍然情有可原。

 

我在两个以前的文章中试图梳理出教学的挑战,比较现代大学现有的教学模式和我们在未来的学习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越来越清晰的论断是,我们都忽略了教育的人性化方面,取而代之的是“给他们药片,他们将学习”的心态。

 

教育创新的下一个浪潮将不是用大量科技来解决这个问题。相反,它将来自与人深刻交往并赋予他们能自己进行所有学习能力。

 

刚刚过去的这个月,我与两个人讨论了教育的提高,两人的观点恰恰相反。Jodi Goldstein,本月正式成为哈佛的i-lab公司孵化中心负责人,讨论把创业的心态进入美国最古老的大学的机会和挑战。

Mattan Griffel,OneMonth(基于订阅的网络教育的新公司)的创始人,在从另一个方面思考问题,在MOOC爆炸的余波中重新思考网络教育。 “[在线教育]已经超越其目前效力,”他认为,“每个人都在说通过画这幅画有些什么可能,但绘画的工具还没有达到这一步呢。”

 

总之,这两个先驱和许多其他类似的人们开始创造教育创新的下一个浪潮 – 并在过程中潜移默化地改变我们社会。

改造比破坏多

 

一个随着新的浪潮到来的有趣的心态变化,是我们对于如何对待现有的学习的基础设施,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看法。虽然像是Peter Thiel已经提出了结束大学这样的观点,但现实是,地位和禀赋的结合将确保许多大学在网络时代的生存和甚至茁壮成长 。

一个有趣的变化是大学的学位课程的时间表将不会像今天这么固定。当我们了解了I-Lab的新举措,Goldstein指出,哈佛大学的Launch Lab,一个校友团队的孵化空间,已经在运行的头几个月有许多同学参与。 “学生们已经有极大的兴趣和需求,他们之间相互借力组成了这样一个强大的社区形式,” Goldstein说。

 

传统上,学生大学毕业就被迫离开大学,但Launch Lab确保他们能够与自己的母校事宜保持联系。在运营的第一年,Launch Lab约有50个校友队加入10000平方英尺的哈佛在奥尔斯顿,马萨诸塞州的校园。

 

Griffel在OneMonth公司,系统地说明了教育的改变,认为大型研究型大学在不久的将来,不会与新的在线教育活动有多大改变。 “在未来十年,四年的学位将改变很小。”

 

但是,他看到在类似i-lab正试图在其毕业生灌输的继续教育中一个更大的文化转变。 “我们知道,技术改变越来越快,所以教人们如何去学习新的技能是非常重要的,”Griffel说。这种以技能为基础的方法也是他认为OneMonth可以用来帮助当前系统的。 “我们不是想取代哈佛的品牌。要看到有人在简历中用OneMonth,是要花费很长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目标要求更多的技能。“

 

Griffel看到的一个错误是在教育广泛关注学生而不是教师。虽然教育创新的语言经常强调学生,但是重新思考我们的学习方式,教师的能力可能是一样重要或是更加重要的。 “我们需要改变教师的作用。我们认为什么样的人是教师?我们如何在社会中提升教师的地位?”他认为有机会能使他们“摇滚明星”,并给这个行业带来新的视角 。

 

在技术时代反思文科教育

 

很少的教育辩论比人文科学和文科的未来更能激发老师和同学的一致争论了。在一个12周编程类课程可以极大地改变你的就业和工资的世界里,学习英语或艺术有什么用?

 

i-lab的Goldstein提出用新公司的孵化器的更多体验来平衡大学的传统角色的这一挑战。 “我很高兴的是,我们不是要改变课程。哈佛已经是做得很好了,但我们可以从侧面跟进。”她说。

 

看到了一个机会,让学生充当大使学习创业,然后把那个思考模式带回到哈佛的其他学校。有趣的是,在该中心大约只有30%的学生来自附近的商学院。

 

Goldstein,于2011年第一个加入i-lab,已把它的任务变为寻求组织非传统企业家参与的方式。这就是为什么i-lab已经从只是提供孵化空间和创业活动到创造了所谓的“结构性创业机会。”

 

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与IDEO共同管理一个程序名为FutureLab(未来实验室)。在其中,学生在创业公司实习和面对工作挑战时,进行一系列思想设计的课程。这是由一家传奇的设计咨询公司开发的,去年的试点方案有16名学生。

 

Griffel在OneMonth公司对于文科的未来是乐观的,并认为初创公司需要深入思考如何培养批判性思维。 “我认为这像是一种傻瓜的选择,”他解释说。 “我们被告知这像是一个光谱:不是职业技术就是深刻的批判性思考。但是,当你打破深刻批判性思维,它实际上只是一组技巧。“

 

文科提供了一个框架来应对在行业中生存所需的技能的不断变化。 “面对文科,我们不知道要教育人们什么,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的工作,”Griffel指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学不应该改变他们的做法。 “当教育是一辈子的事,而不是在大学的时间,这将更少有关联。”

 

寻找下一个浪潮

 

如今,很明显线上和线下学习的融合将是提高教育的核心。人类是社会动物,把在他们面前放一台笔记本电脑,希望他们就能吸收知识往往是要求太高了 。

 

同时,我们需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对于教育的理想形式可能是什么样。学术知识需要辅之以实际的学习,学生需要一个可以自定义的组合。 Griffel认为,“我们正在试图建立这种技术,突出了最好的内容,并试图转变,在学生和每个人的眼里,教育的在你的生活中的作用是什么?”

 

无论是通过创业公司的体验式学习或以技能为基础的网上申购学习,下一代的教育可能比其前任有更少的破坏性和魅力- 但它也可能行得通。

 

Comment

*

沪ICP备14014813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379号